印出來╱用螢幕看,不是一樣嗎?

Print vs. Screen

在這裡我們要談的其實是兩種設計的不同:發生在螢幕顯示的互動設計,以及發生在紙本印刷上的平面設計,兩者是非常不同的。Khoi Vinh在他2007年的一份相當經典的簡報中闡明了這個概念,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直接點進去看。在這裡justfont為大家摘要、整理以及補充這位大師的知識結晶。

這段期間justfont不斷向中文的使用者分享使用web font的重要性,其實也是因應目前的時代趨勢:螢幕顯示世代中,傳統「平面印刷」設計的原則遇到了很大的挑戰。用最簡單的話來說,就是設計師再也無法像過去一樣,可以100%掌握設計品最後呈現的樣子。但我們先回顧一下,在當今的數位裝置風潮之前,設計是怎麼回事:

傳統印刷設計的重點是「說故事」,好比演說

首先,我們看看大師怎麼定義傳統的好設計

「傳統上,好的設計方案,其實就是在說好的故事

也就是說,平面印刷其實就是在說故事,如何用圖文表達,讓觀者一目了然,是印刷設計最重要的地方。比如說下面這張由平面設計大師Edward Tufte繪製的拿破崙遠征俄國路線圖,就用簡單的概念圖表達軍隊行進的方向,用文字說明細節,當然再搭配了良好的排版,就是個一目了然的簡明故事了。目前,這種東西我們也把它稱作infographics

而在傳統印刷中,排版的重要性也不亞於原作者的貢獻。排版的意義在於凸顯內容,但有些排版設計以順暢的流程與簡明的布局,讓內容讀起來更舒服,讀者更容易沉浸在書本的氛圍中;更不用說,有些很有力道的設計更讓人過目難忘。

另一位大師David Carson就是這方面的好手。例如下面的Beach Culture Magazine,就是平面設計迷必須知道的一本雜誌,裡面深具衝擊力影像圖文設計,可以讓讀者立刻了解更多意在原文作者言外的事情。

控制control)」是說故事的主要工具

在上面幾個例子中,我們可以知道成功的設計出於好的故事。那麼,說故事有哪些原則呢?根據Khoi Vinh,好的故事有下面三個原則:

  • 一致的世界觀:一致的風格、觀點等等。
  • 完美協調平面上的一切元素:不能有不必要的元素,每個元素都必須用得有邏輯,並且互相協調。
  • 建立從作者到讀者的單一通路:也就是要把溝通時的「亂度」降低,讓讀者可以心無旁騖的接收作者的訊息。

但是如果沒有「控制」,這些原則就無法發揮到最佳狀態。「控制」並不是很困難的概念:只要是印出來的東西,受設計師的控制就很大。

不妨想想「我們能對一本書怎樣呢?」畫它、在上面寫字、拿去印、掃描成照片……這些動作,都不會改變原來內容的排版。也就是說,設計師希望這本書呈現給讀者什麼感覺,它就可以是什麼感覺。就像演講一樣,是單一方向的傳播(除非有人鬧場,在這個比喻中就是把書撕爛等等)。總而言之,傳統印刷中,設計師有相當大的權力可以「控制」她╱他的設計。但在螢幕顯示時代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螢幕顯示:從演說變成交談,使用者行為成為重點

其實,在物理原則上,螢幕顯示與印刷顯示就是不同的成像法。螢幕顯示是由發光的像素「主動」把光射到人眼裡;而印刷顯示則是把光「反射」到眼睛中。在視覺上來講,螢幕顯示就因此比印刷顯示還要來得刺眼。

再來,(感謝Andriod的開放精神)我們目前處在一個螢幕尺寸解析度相當碎裂的時代,使用者端拿了哪一種裝置,就會影響版面的呈現方式。設計師現在要煩惱的是,同一個內容,在不同螢幕上要怎麼最適化,才能讓感覺是統一的。

在這個時代裡,使用者才是最大的:螢幕太亮嗎?那就調到自己喜歡的明亮度。字體太小嗎?那就把字放大到看起來舒服的程度。不喜歡這篇文章嗎?那就在下面留言罵吧。除了這些以外,使用者還可以點超連結、叫電腦讀給他聽、或用RSS訂閱文章……。

這是一個內容與其呈現方式可以被「分割」的情況,設計的典範也從從原本印刷(類比)式的「演說」,到螢幕(數位)式的「交談」,留言板、討論區,甚至email都是交談的形式,可由使用者自己調整,一部分設計師控制的權力也流入了使用者的手中。這聽起來很符合網路的精神,也就是開放而民主。但也會造成一些問題,例如說,我們還需要設計師幹嘛?

求取平衡的設計

把太多的設計權力交到一般使用者手上,會發生什麼事呢?網路圈一個最經典的案例,就是myspace。身為頭一批「社群網站」的龍頭,卻被後來居上的原因有很多,但就設計面來看,正因為myspace開放編輯個人頁面,於是出現了以下這種可怕的東西:

有些設計師會擔心使用者本身「設計識讀」能力的問題。myspace的案例正好說明,其實部分使用者不太了解什麼是好看的設計,重點不只是個人覺得好看,而是要能有一定的辨識度。維持辨識度可讀性,是非常專業的議題。

所以,如何在多螢幕數位時代,仍然保持一定的設計師控制,是很重要的議題。有些人質疑,如果開放使用者都可以設計,也就是「人人都是設計師」,那麼設計師不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嗎?情況正好相反,因為在這個時代,設計面臨的議題是如何在多變環境中保持一致。

並不是有了開放性,使用者就不需要專業的設計了。其實,人們還是希望閱讀到舒服的版面,不論是平面或數位都一樣,而舒服的體驗在螢幕上是更困難的,更需要設計師的專業。正如同Khoi Vinh說的:

「在互動設計上,人們仍然需要好故事。只是說故事的語言,必須要是土生土長的新媒體語言。」

也就是說,設計師要掌握在螢幕上說故事的方法,並留意到新媒體的互動本質,在「設計師理念」與「使用者民主」之間求取平衡。

──

justfont與設計人一同努力,增進中文互動設計品質。使用web font本身就具有在多螢時代裡跨平台控制的能力;而信黑體則是專為數位時代打造的中文字體筆劃特別收束處理、結構特別調整,在螢幕上仍然清晰可辯;信黑體更具有多種不同磅數,在不同螢幕與觀賞距離下都能清楚辨識。

數位時代的故事更精采,我們誠摯推薦在您的網頁與互動裝置上使用專為螢幕顯示打造的信黑體

發表您的想法

comments

About Winston

蘇煒翔,也可以叫 BBC。喜歡聽故事與說故事,同時是字體愛好者。justfont blog 編輯。2014 年與柯志杰合著《字型散步》,並在 2015 年擔任 jf 金萱字型家族募資專案負責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信黑體的故事, 基礎文章總匯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