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弘談《字型散步》書封設計

字型散步:日常生活的中文字型學 coming in Nov. 2014 #wangzhihong #justfont

A photo posted by Justfont (@justfont) on

字型散步》即將於十一月初上市。我們很榮幸這次可以請到王志弘幫我們設計封面。我們在他過去的作品中也看到許多別出心裁的字體應用。在《字型散步》上,他再度發揮了字體本身的特性完成這本中文字型專著的封面。設計師在創造過程中是怎麼思考的呢?請看我們的專訪:

拿到這份案子,一開始就有要怎麼執行的想法了嗎?對於一本沒什麼頭緒的書,到底要從哪邊開始著手設計呢?會先從出版社提供的書稿研究起嗎?若是,研究的時候是約略看,還是很詳細地看呢?

對於《字型散步》一書內容並不會感到沒有頭緒,因為我平時也有在關注 justfont、瀚文堂等等專業字型知識平台所發表的各種文章。雖然我稱不上在字型專業領域知識有什麼鑽研,但多年來使用文字做為設計主軸,掌握起字型相關設計的氣氛,應該還稱得上駕輕就熟。雖然如此,在我設計《字型散步》之初,我還是有約略快速瀏覽一下內文整個狀態,看看是否有什麼線索提供給我。資料無論有形、無形,有時就是在等待一種喚起個人感官經驗的過程,在掌握氣氛上,我相信瞬間直覺力更勝於大量分析。應該說,設計最初成型時常是抽象因素,但之後的細節執行我會使用很多理性去分析,來支撐我整個概念與完成所有細節。

字型散步》底下的街道地圖,有沒有參考哪邊的街道來畫?

有的。封面上方是台中宫原眼科一帶,而下方則是台北行天宫一帶。我認為封面上可以出現一些相關的地圖幾何,用來支撐整個畫面,讓散開的文字更加穩固,意義上也顯得更為完整。因為僅這兩處沒辦法去代表全書更多的內容,所以從一開始就沒有計畫去交代地圖細節,但也不想隨意的去虛構它,因此我請編輯幫忙整理出幾個書中主要散步的知名景點,讓我將這些實際的街道放上封面。無論有沒有人能夠知道,我都希望它是真實的。

字型散步》封面的「地圖」其實是真實的。
左方是台北行天宮一帶,右邊是台中宮原眼科一帶,都是書中提過的地點。

原本有考慮過用實際照片來構成封面嗎?還是一開始就想用目前這種比較符號化的方式處理呢?

從一開始就不太去考慮實際照片,雖然圖片可能讓某些讀者覺得好理解,但也因為過於直接而讓人缺少了思考的養成機會。《字型散步》本身紀錄了各種中文字體使用的成果,對我來說,也該讓這個封面設計是這成果的一部分,而不只是幫忙展示書中所紀錄的成果而已,彼此最好的關係本來就該是如此。

兩位作者私底下都猜您可能會以很常用的龍明直接題名,但您最後基於 Hiragino Kaku 做了一個 logotype,可不可以跟讀者透露您的理由或想法?(例如,什麼時候使用明體,什麼時候使用黑體?什麼時候要特別做 logotype,什麼時候直接使用字型?)

這本書我一開始就設定要以黑體做為主要的字型,一方面因為《字型之不思議》的熱賣,所以我想延續這樣的輕鬆基調;另一方面我認為設計上不需要明體那種人文感。至於字體的選擇習慣上,除了明體的確比黑體容易使用之外,什麼時候選擇明體,什麼時後選擇黑體,這個問題還得牽涉到要用在什麼內容或文字上。某些字,可能在某個字體中表現較為突出,原因可以有很多種,比如可能是筆畫結構上的原因,像是筆劃少的文字,我使用黑體的可能性會高一些。而何時會做成一個 logotype,可能要看當時面對的素材條件與個人對設計內容的感受而定,我沒有固定的原則。

很好奇這組 logotype 的想法是怎麼產生的。字嗨上有板友覺得它很像舞步分解圖(當然,也有板友覺得像化學式),請問舞步分解圖(或化學式)是靈感來源嗎

其實跟舞步分解圖與化學式都無關,甚至我根本沒看過舞步分解圖。這組 logotype 其實執行的過程相當快速,快速到它只是我瞬間閃過的念頭而已。拆解本身是字型愛好者常做的事,透過拆解去一一了解文字的每一個部分,而散步本身包含了目的地與距離,從 A 點到 B 點,你把這兩件事情加在一起,就不難想像字型散步這組 logotype 本身想表達的。事實上我們散步在城市街道之中,也同時散步於文字樂園之中,啟發大眾這樣的美學意識,是字體愛好者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近年我執行過幾本書,比如《共產黨宣言》、《符號帝國》、《開門見山色》、《食草家族》、《鄰人的犯罪》等等,它們的共同重點都不是單純為造型而做的 logotype。與其大幅改變或破壞字體原有結構,我選擇直接的將想表達的話讓文字自己說出來。這些 logotype,因而能說故事、能表達更多內容。這一組字型散步的 logotype,將會是其中最具代表性作品之一。

我們散步在城市街道之中,也同時散步於文字樂園之中。

王志弘近年執行的幾本封面,皆以拆解、改變字體原有結構,讓文字自我闡述。
字型散步》將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我們注意到「字型散步」logotype 有三種排版方式,這種同一組 logotype 卻有三種排版方式的做法常出現在您的作品中嗎?這次這麼處理,有沒有除了「為了搭配版型」以外的其他考量?

不常出現。「字型散步」它除了「散開來了」之外,還保有原始的文字結構,完全沒有改任何改變。基於這一點,它應該是可以像「正常的文字」那樣被使用:直排、橫排、斷行。當我嘗試之後,結果讓我感到還不錯,因為它在直排與橫排時,都保有不同的散開方向,讓 logotype 在單純的排列之下,還保有些趣味,使用上也頗為容易,能輕易的讓平面空間活潑起來,進而帶動整個畫面,給人正面的感受。

字型散步」logotype 三種不同排列方式

您之前有提過自己不是一定要把所有的作品都納入英文設計,很好奇《字型散步》(這一本專講中文字型的書)之所以要納入英文設計是什麼原因?

最初我將英文納入,是因為似乎畫面空間上在某小處還需要點綴些什麼,但我並不想特別強調英文這個部分。雖然這是一本專門針對中文字體知識的書,但事實上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之中,很多時候在中文裡必需混合著少量英文與羅馬數字,這是無法避免的事。我覺得在討論中文時,也必需提到混合搭配的問題,這是我們必需面對獨特的多語狀態。基於這一點,我認為小量的使用上英文並不會讓太違背中文字體這個主題,因它本身勢必該含蓋這個部分。

英文副標題本來用的是 Futura,後來為什麼會改用 Avenir?

是的,一開始還在安排畫面時,我先以 Futura 來當作主要字體,因為我認為這裡所使用的英文字體,線條該簡單俐落些。但我後來得知書中英文所使用的字體是 Avenir,我很快就決定更改這個選擇,以能與內文搭配為主。更重要的是 Avenir 跟 Futura 線條同樣單純,但相比之下 Avenir 顯得較為輕鬆活潑一些,我覺得這會是不錯的選擇。

問一個跟本書有關的題外話:記得您也會去「字體散步」,有沒有您覺得不錯的地點?

會的。去年比較常主動去某些地方走走,今年比較少,常常是在外出時順便觀察各式文字表現,這些都早已成為日常習慣了。我很喜歡一些素人的文字表現,因為他們不受限於教育訓練之中,因此時常有驚人的表現,無論美醜,總是能帶給早已將設計做為職業的我們帶來驚奇與讚嘆。所以台北一些較老舊、雜亂的區域,會是不錯的散步尋寶地點。

字型散步現已開放預購:博客來Taaze誠品

發表您的想法

comments

About Winston

蘇煒翔,也可以叫 BBC。喜歡聽故事與說故事,同時是字體愛好者。justfont blog 編輯。2014 年與柯志杰合著《字型散步》,並在 2015 年擔任 jf 金萱字型家族募資專案負責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jf blog 專訪與報導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