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型散步試讀] 桃園機場指標的大問題:新細明體用錯了地方

這是 justfont 新推出的字型散步中第一章裡的專文。第一章主要談字型在我們日常生活裡的重要性。這篇文章是基於去年我們迴響廣大的一篇文章〈桃園機場用新細明體,哪裡有問題〉完全改寫而成。Blog 版本文章在排版與圖片上已經有所調整,與實體書不同。

新細明體用在機場指標上,不是這個社會最麻煩的問題,卻反映某種根深柢固的「細節盲」症候群──對環境中嚴肅的設計問題缺乏思考,認為指標這種東西,只要看得懂就可以,不必要求太多。這是一種意識形態,認為該把時間精力花在刀口上,而不是枝微末節的小事(例如字體)。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國門,桃園機場第一航廈的指標全都用了新細明體

1-2-a

但就像前一篇說過的,在某些地方,例如公路、機場,字體還真不是枝微末節的小事。這個資訊承載者的表現,影響讀者的體驗感受,甚至我們的人身安全。

機場是「第一印象」,各方面設計都會影響旅客對當地的觀感;偌大而龐雜的空間設施,也需要有良好的導引,才不會讓旅客迷路。甚至,發生緊急狀況時,指標要能適時發揮作用,引導安全的逃生路線,保護旅客的生命安全。

以上這些重大任務:形象、導引、公共安全,桃園機場第一航廈交給了新細明體,就是你我電腦裡都有的系統字型。這字體真的可以勝任這些任務嗎?

不過,指標的呈現不只關乎字體,還有背板材質、發光方式等面向,在評價指標看板時都要一併考慮。若有問題,也是這些因素的綜合。

他山之石,不一定可以攻錯

話說從頭,這樣的規劃甚至還是向香港機場借鏡的。原本,香港機場指標設計之所以採用新細明體,可能是為了讓旅客看得更清楚,因為字體細,所以筆畫不會糊在一起。

1-2-b

攝於香港赤鱲角機場,字體是新細明體

以下是我們在台大醫院看到的狀況。台大醫院指標燈箱也是同樣材質、同樣發光方式,但卻使用了過粗的字體,使得筆畫都糊在一起了。

1-2-c-1 修

從遠方看,這些字就像一塊塊發光體,絲毫沒有發揮導航的功能。在長廊上,面對看不清字的指標,根本不知道怎麼找到自己要去的處室。反觀台北捷運、高鐵的指標系統,都是背景全黑,只有文字發光的設計,這種設計若採用較粗的黑體,也比較不會有模糊問題。

1-2-d

台灣高鐵的指標,只有文字會發光

受既定材質與發光影響,桃園機場第一航廈的指標使用新細明體,看來是很理智的選擇,可以讓字看來更清楚。但這樣的結果讓我們滿意嗎?

可視性:萬眾矚目或隱而未顯

這個指標設計解決了一個問題,卻衍生出更多問題。這個案例,便是「可視性」(visibility)不夠的問題。可視性,指的是從一段距離之外可以輕易發現指標存在的特性,同時可以閱讀、辨認;如果要旅客、使用者跑到指標正下方才能看清楚指示方向,便失去了指標的意義。

一般用在內文的細明體最大的特色是什麼呢?就是細(好像廢話)。例如你現在所看到的這段文字,是不是跟前後的黑體明暗度差很多呢?就是因為它的細,所以不管在螢幕或印刷內文,都不至於糊在一起。但也是因為「細」,導致這個字體在版面上並不那麼「亮」。傳統中文印刷術語裡,明體又叫「白體」,也是這個原因。

將這議題搬到指標上,就能說明「可視性」問題是怎麼回事。新細明體用在指標是為了防止模糊,解決的是「易辨性」(legibility)問題。但新細明體的「可視性」不理想:比起黑體,細明體相對暗淡,並不引人注目。連注目都無法獲得,更不用談能否辨認了。

而且,這還只解決了發光設計所引發的易辨性問題。為了指標系統的一致性考量,桃園機場的許多標示都採用了新細明體,包含不會發光的電梯前告示、垃圾桶標示等等。比起能發光的告示來說,這些不會發光的新細明體又更難讓人從遠處注意到了。

問題還不只在高調或低調。可憐的新細明體,放大後不一定更加引人注目,但卻很可能會被嫌「好醜」。

看起來醜,不是新細明體的錯

新細明體最大的美感問題,可能是因為長時間擔任系統字型導致的審美疲乏,因此無法體會它的「美感」。它是典型的,小字時很素雅、大字時很乾癟的字體。因為它本來就是針對「內文」而設計的字體,字裡面的空間配置也是針對小空間設計的。

它的功能性很強,在解析度不高的電腦螢幕上,這字體縮小後照樣讓人讀得懂、用得上。用在報告內文,則可確保輸出效果不會因為軟硬體的差異而受影響;沒有突出個性的特點,也不會讓讀者分心,可以專注在內容上,這就是為什麼有些學院規定寫論文要用新細明體。

1-2-f

雖然小塚明朝、儷宋評價都很好,但是放到這麼大,看起來也跟新細明體差不多

但是新細明體放大之後白色的範圍過多,黑色的線條太少。用在版面標題──視覺的注目焦點上,好象營養不良的肉,毀了整道主菜的口感。其實,把一個很細的、針對內文設計的明體放大到指標大小,評價大概都不會高到什麼地步。用於內文的明體,與用於標題的明體,本來就是不一樣的東西。不信的話,我們把設計業界評價優良的小塚明朝EL與儷細宋放到很大,跟新細明體比較起來,還真是半斤八兩。

1-2-g

橫筆加粗的明體比較適合指標

好看的指標可以讓建築物更有質感,也會增進各地旅客的第一印象。但可惜的是,放到這麼大的新細明體,恐怕很難讓人有什麼好印象。不過,要特別說明的是,明體不是不能用在指標,只是若要發揮良好的性能,就必須經過調整。上圖中間橫筆適當加粗,比起左右,是比較理想的標識明體設計。

有了易辨性,卻犧牲旅客體驗

如同前述,這種看板材質與發光方式下,新細明體的確解決了糊在一起的問題,但是,放大到指標大小的新細明體,並不容易引人注目,也不美觀。

或許有人會說「功能比較重要」,但是功能與美感並非對立的概念,它們都是使用者體驗的一環。現代設計的理念,固然注重能否解決問題,但卻也從未排除「美感」此一向度。美感也是功能的一部份,讓使用器物的人更愉悅,更能沉浸其中。它跟現在講究的形象、品牌,也是關聯在一起的。畢竟,對於初來乍到的旅客來說,機場的設計就是第一印象。更何況,新細明體作為指標,也無法滿足「可視性」的功能需求。

為了兼顧功能與美感,設計團隊往往要反覆實驗,才能得到令人滿意的結果。香港機場、桃園機場的指標設計就停在(半調子的)功能性面向,而沒有更進一步思考怎麼平衡功能與美感。國際機場指標設計的優良範例,如法國巴黎戴高樂機場、東京成田機場的指標,就針對發光方式、背板材質、字體設計與排版上,有更用心的研究與經營。

1-2-h-2 東京成田機場 修

1-2-h-1 巴黎戴高樂機場 修

國際上眾多機場、車站指明使用的 Frutiger 字型,本來就是專為法國巴黎戴高樂機場設計的。

目前的國際設計潮流是也將通用設計(universal design)概念引入指標設計,也有專門為此目的設計的「UD字體(UD是通用設計的簡稱)」。或許可以考慮引進UD字體,但是桃園機場指標的問題不僅出在字體而已,它需要針對發光方式、背板材質、字體設計,與資訊流呈現方式大改造。作為建物內導航與形象的代表物,指標系統是值得投資的「使用者體驗」設計,而不是枝微末節的門面妝點工程而已。

字型散步現已上市,可以透過博客來線上購買

發表您的想法

comments

  • David Lee

    時至今日,仍有人使用『細明體』,英數字一律等寬的那種。更讓人避之唯恐不及啊!

  • Dek

    2009年以前,香港機場的指示牌不是用新細明體的,但不知怎的給換了現在的模樣,個人感覺是退步了。可以看看香港網友的討論:

    http://www.hkitalk.net/HKiTalk2/viewthread.php?tid=394095

  • elliclee

    在淘寶預定了一本字型散步,好期待。

  • 博主,可以问下你的博客字体是什么字体吗?我在 css 文件里没看到,是免费的还是收费字体?

    • jfsocial

      由 justfont 提供的信黑體 w3,付費字體:http://www.justfont.com/fontdetail/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