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事牌的字體為什麼是扁的呢?

姚伯勳製作的執事牌。圖|姚伯勳提供

「執事牌」上的字體為什麼是扁扁的呢?字嗨上常常有社員很好奇。有人說是因為在一個很有限的空間內,要扁扁的字才滿、才顯眼;也有人說,是為了要讓字體看起來平靜、有威嚴,所以才會變成這種造型的。但這些說法有太多想當然耳的成分。對文字好奇的人,仍然為此爭辯不休。

今年六月初登載於自由電子報的一則消息,又引起了眾人討論。聯合大學建築系講師姚伯勳先生,為了答謝神明庇佑,自己發願做了一整套執事牌,送給台南的佳里青龍宫,還慎重的請來有名望的資深師傅,為這套執事牌「安金」,安上金箔的意思。看到這則消息,好多人除了讚嘆姚先生的誠意之外,也都說這些字體真是美翻了。同時,「為什麼會扁扁的呢?」又成為討論的主要話題。

或許這樣的問題,還是要請教專業的匠師吧!所以我就特地跑了一趟苗栗,到聯合大學的「木作工坊」,訪問姚伯勳老師,希望可以解決這個懸案。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jf blog 專訪與報導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but]字型散步@泰國

身為字體控,走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不知不覺眼睛還是會先往路上的字體看過去。即使是個不熟悉的語言這樣。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之前去曼谷玩了幾天,我不懂泰文,對於泰文只有些很基礎的認知,大概就是下面這樣子,每個字好像都有一堆圈圈,我想大概多數讀者對泰文的既定印象就是這樣吧: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特別報導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在台北遇見江戶文字

5 月 2 號那天結束台北城市散步的邀約行程後,收到朋友的訊息,說是有日本職人在松菸文博會現場書寫江戶文字。But 說,在日本留學加上去日本 N 遍,都還沒看過有人現場寫江戶文字。而這次居然在台北就可以遇到有職人親手書寫,簡直太不可思議了。於是我們二話不說連忙趕到了現場。

一到現場我們就驚呆了:貨真價實的日本師傅用毛筆在一塊塊小木牌上細細描繪文字。這位師傅是來自東京墨田區傳統工藝保存會的大石智博先生。感謝他在接下來的一小時中傾囊相授,幫我們上了豐富的江戶文字課。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jf blog 專訪與報導, 中文字型的故事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

革命年代的字型:儷宋

lisung-HD-4

以向量描繪,儷宋的「一」

儷宋始於 1989 年,是世界最早的 PostScript 中文向量字型之一。現在 Mac 中的「儷宋 Pro」, 以及華康的儷宋家族,都基於 1989 年的初代儷宋。[A] 對今天的編輯來說,儷宋只是一種內文細明體罷了。而且在高解析度螢幕與印刷的時代,它實在太細了。但儷宋確有其重要的歷史地位。柯熾堅在開發過程中,也親身參與了「桌上型出版」(Desktop publishing)初期的歷史。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jf blog 專訪與報導, 中文字型的故事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市長請參考:1982 年版港鐵指標規範手冊

img001 copy

1982 年的香港地鐵指標規範手冊

這份文件是柯熾堅珍藏的,趁著來他台灣教書的機會,我們有幸可以一探很多有趣的細節。與他在台北城內穿梭時,我們聊起了台北捷運指標。我們都知道台北捷運的指標有一些問題,而且是老症頭了。柯熾堅很直白的說了:「空間不理想。」其實一語道破台北捷運內指標的一大問題。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基礎文章總匯, 導航與標誌設計 | Tagged , , , ,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