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即美」背後的「不簡單」:
解密凝書體的創作過程

凝書體 cover

2019 年 4 月 29 日起,施博瀚的「凝書體」於嘖嘖平台開啟群眾募資以來,已累積 3,800 位以上的贊助者,並募得超過一千萬的資金。

回溯博瀚的過往,他以凝書體製作產品 mockup(實物模型),2016 年底在臉書社團字嗨獲得眾多網友支持, 2017 年又以凝明朝体榮獲金點概念設計獎年度最佳設計。我們好像看到一個一帆風順、深受眷顧的天才,「造字」這件耗時耗力的事,對博瀚來說彷彿相當輕盈。

凝明朝體-金點

博瀚在描述心路歷程也是如此。對他來說,造字就像快樂的旅途,由於中間巧遇良師益友,因而能成就一樁美事:

「從一個碩士班的個展提案開始,原本只是我自己個人的事。但後來一連串意想不到的機會、發展與貴人的幫助,讓我認知到有機會把這個構想徹底實現。不只是為了我自己,也是為了將使用這套字型的每一個你。長達近五年的盼望,將會在你的幫助下成真。」

凝書體-製作時程

然而,當我們靜心思考博瀚這幾年的經歷,卻會發現他做過非常多的努力。從 2015 年碩班期間舉辦標準字設計展《瀚字選》,到 2018 年初參與島展、成為 jf 之友、於嘖嘖推出募資,絕非一蹴可幾之事,而須付出大量心力。

上月初 Michael 在字造者聯盟: jf 之友計畫中,已稍微提到博瀚加入 jf 之友計畫後的進度:「從 300 字擴充到 2,000 字,重新檢討框架、筆型、曲線等各種設計細節,進階輔導歐文、符號等設計。」但還未及細述六個月下來,justfont 究竟給了博瀚哪些啟發,他的設計具體有哪些變異?

這個計畫就是把他當成字型設計師在訓練⋯⋯

凝書體-2018
凝書體 in 2018

因為 Michael 的一句:「你進來後要先做常用 300 字,暑假有空可以先做喔!」去年八月,博瀚放棄了他的暑假,帶著 200 多個字滿心期待地進駐 justfont 辦公室。但一週下來,博瀚得到的不是稱讚,而是一句充滿勉勵的話:

「博瀚,我們要從筆型開始。」

這對博瀚的造字歷程卻是一記重擊。所謂從筆型開始,等於回到字型設計的第一步:審視並且定義所有筆畫造型。無論是先前已做好的 200 多字,或是之前為島展 mockup 所做的 360 字,瞬間化為烏有,完全歸零。

博瀚進駐 justfont 辦公室第一週的處境就是如此,之後的三個月也不脫這個脈絡。他進入三百字的迴圈裡,一直修一直修,直到獲得他在 justfont 的指導老師們認同。學習成為一位字型設計師的過程,真是不容易。

嚴格算起來,凝書體在輔導的六個月中至少有過四次大修,除了前面提到的「筆型重定義」以外,還有三次重要修正,每次都是捲土重來。

第二次發生在博瀚做了一到二個月後,此時基本 300 字的筆型修正已完成:

「看起來不太平衡耶!結構、骨架要調整,必須改變筆畫擺放。」

博瀚只得重新檢視眼前的 300 字,更改文字結構,並於第三個月再次給指導老師們檢查:

「灰度不太對。各筆畫寬窄不一,要重新改。」

於是博瀚又重調 300 字的灰度。
考量募資在即,而且已經修過三次,博瀚預先將字數擴充到 670 多字。但這時 justfont 字體總監霞姐的貼心叮嚀,卻為他帶來最崩潰的一次修正:

「中宮不一樣喔!這要調。」

已經做好的 670 字怎麼辦?當然是全部重調!於是在最後的兩個月裡,博瀚為了達到目標的 2,000 字,過著堪稱苦行僧的生活。他每天工作超過 15 小時,從早上 10 點做到凌晨 3 點,最後一週更以每日 70 字的進度衝刺。

當大家開心跨年時,博瀚字還沒做完。因為不想孤單一人,他乾脆把朋友們都叫到家裡聚會。朋友吃熱炒、看電視、玩 switch 的同時,他只能說:「幫我盛飯,我要繼續做字。」

跨年夜的犧牲是值得的,2019 年 1 月 1 日,博瀚終於趕完 2,000 字,並著手設計歐文與數字!「完成 2,000 字感覺如何?」博瀚的回答是「超爽!」對他來說,造字是兼具享受與苦勞的甜蜜負荷,擴充字數雖然辛苦,但修行般的過程也開啟了一場深度自我對談。不像其他領域的設計師,總是必須費力揣測客戶心意,與他人溝通。

凝書體-2019
凝書體 in 2019

也許你會覺得指導老師們對博瀚太過嚴苛,但也有如博瀚感受的:這個計畫本來就是把他當成字型設計師在訓練。的確,原本他自己的標準字只需要做幾個字而已。但只要是想成為字型產品,就必須遵循嚴格的一致性審查。這也是 justfont 社內的家常便飯( 有如過去四年設計師們在金萱全系列上耗掉的眼力、心力與腦力)。

凝書體的風格,真的有變嗎?

凝書體-風格簡述

凝書體汲取楷體的成熟韻味,並吸納明體的書卷氣,再加上橫筆尾端引入凝霜般起翹的造型,讓它成為乾淨、俐落又帶點日式清爽感的字型。

Demo 四字

雖然設計主體風格不變,但隨著博瀚對字體知識與專業的成長,凝書體在過去半年、甚至四年以來,設計細節已多有異動。排列「家生清風」四字,可見四年來風格差異甚巨。其中最顯眼的就是筆畫變粗,這是因為博瀚與 justfont 的指導老師們都期許凝書體在當今的視覺環境裡更好用的緣故。然而說起最細小卻關鍵的變更,則是筆畫造型。

改變筆畫造型,書寫韻味提升!

筆型調整-橫尾

凝書體的手寫韻味,是這套字型不可或缺的核心。其中筆畫收尾處尤其重要,早期橫筆尾端較為漂浮,筆畫上提時較為疾速。為了加強視覺穩定感,現行設計改採稍微停頓、再往上提的做法,也更具手寫韻味。

筆型調整-圓角

撇、勾、捺的收尾也有大幅改動。當初博瀚預想風格時,其實希望凝書體是一套圓潤且帶有凝霜感的字型。然而指導老師之一的霞姐發現:凝書體早期筆型時而尖銳、時而圓潤,看上去有些矛盾,因此建議博瀚將收尾一律調成圓弧,以求前呼後應的圓潤風格。

其中深具特色的勾,也建議博瀚考量穩定性,將造型改成偏明體的設計。這也讓它看起來更像提筆寫成的,收尾上提時還可見稍微凹進去的筆韻。

筆型調整-撇

撇筆也有變更。2016 年博瀚使用 illustrator 製字,2017 年後才開始用造字軟體 Glyphs,這使得 2016 年「月」、「生」、「風」等字的撇因而較直接、生硬且富戲劇感。考量撇的設計會大程度地影響閱讀,justfont 也建議博瀚修正撇的弧度。

筆型調整-量感

點的造型變化相當細微。指導老師們建議博瀚不應只是把點加粗,而是要透過曲度調整,讓點也更為飽滿且具量感。字體設計常說「由骨生肉」,意思是先以線條繪製文字骨架,再將筆畫加粗。凝書體點筆的前後變化,就有如將肉練成肌肉的過程,筆畫顯得更有力道。

筆型調整-轉折

至於轉折的設計,霞姐也提點博瀚傳統書法的概念。毛筆書寫轉折時,經常會有四步驟:「橫尾提筆 → 向右下按 → 調整筆鋒 → 向正下行」,以確保橫豎筆相接為一筆。 早期凝書體由於未引入第二步的「按筆」,因而予人視覺斷裂感。藉由引入按筆設計,轉折也有了楷書連筆的筆韻。

調整文字結構,視覺效果更平衡!

結構調整-中宮

除了筆型之外,justfont 也提供博瀚一些結構上的意見。中宮是書法九宮格中間的那一格,各筆畫擺放較接近、收斂至中央時,稱作中宮緊縮,反之則稱為中宮寬鬆。(延伸閱讀:什麼是中宮?)凝書體早期「清」較緊、「風」較寬,視覺效果較不均衡。調整過後的中宮更為統一,閱讀時的舒適程度也因而提高。

結構調整-灰度

灰度也是調整重點,這是指文字墨色深淺所營造的視覺印象。排版時如果有的字顏色深,有的字顏色淺,想必會大幅干擾閱讀吧!凝書體早期「風」字下半部灰度較不均勻,整個字看上去有些頭重腳輕。透過調整筆畫粗度及擺放位置,「風」字看起來平正許多。

寫法調整-頭點

另外還有一些微幅變更,比如「家」字。原先的「宀」的上點和橫畫並不相連,看起來有種漂浮感,將二者相接後,「家」也更為穩固!

統合文字寫法,提高風格一致性!

設定文字寫法有多種作法,有人比照台灣教育部標準,有人比照日本文部省標準,但也有不少設計師出於文字美感考量,在參考標準之餘,進一步調整文字寫法。凝書體便是博瀚逐字判斷,精心設計的字型。如「糸」下方、「辶」上方皆採印刷體做法,而非手寫常見的造型。

寫法調整-糸辶

另外,凝書體有一重大改動,是「點」一律做「斜點」。這是在指導老師們的建議下,博瀚考量總目標「圓潤感」以及「統一性」後做出的修改決定。比方說「約」的第二筆便是這樣改的,點由水平變為傾斜造型。

寫法調整-斜點

字體設計總有許多保持風格同一的訣竅,像「亠」 跟「宀」點的造型其實要一致才行。經霞姐提點後,博瀚將「夜」、「客」、「鷹」等字通通換成斜點。甚至可以說,只要是寫法允許的範圍內,博瀚幾乎全部改了!

既美又狂,為字癡迷之徒

這麼多的細節修改究竟有什麼意義呢?凝書體更完整的筆型規範,以及灰度、結構等大幅調整,都是希望在保持特色之餘,能進一步提高風格一致性,讓螢幕前的你「一用即美」,享受舒適、愉快的閱讀之旅。

凝書體-製作項目

博瀚目前完成的字數大約三分之一,不計入注音符號,還有 5000 個漢字,更遑論項目符號、台羅拼音等其他延伸目標,可想見必須花費大量時力。

凝書體-解鎖目標

然而,當問起博瀚會不會害怕無法如期完成,他只笑著說:

「四個月應該做得完…吧!理想狀態一天做 60 字,這樣給 justfont 看過後,還可以預留半年反修所有字!」

所謂「為字癡迷」,說的就是像博瀚這樣的人,也正是我們身為字體設計團隊一路走來堅持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