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UTUF:來自未來,人工智慧字型設計助理

從人類信史的起點,無數天才貢獻他們所長,發明了許多偉大的書寫形式,讓文明有了穩固的地基,發展壯大。字型的出現,更標誌了文字與機械科技結合的里程碑。從古騰堡發明鉛活版、二十世紀初期創立的照相打字技術乃至於數位字型的出現,都在在提升了人類文明的品質。

只有一件事情沒有解決,那就是文字設計的難度,一直沒有降低。即便進入了 21 世紀,設計字型之人,仍必須為重複性的勞動所侷限,而無法達成創意與靈感的飛躍。我們捫心自問,要如何才能解決這樣的亙古難題?除非讓字型設計大規模自動化、智慧化,否則書寫系統無法進步,人類文明也就難以進階到下一階段。

於是我們投入大量時間與人力研發,終於提出了 ARUTUF,她是一位革命性人工智慧字型設計助理。ARUTUF 倒過來念,就是 Futura。我們以經典字型的名字賦予她生命,以彰顯我們對這門藝術的熱愛。請看以下由 ARUTUF 開發團隊帶來的設計理念與產品介紹:

Continue reading “ARUTUF:來自未來,人工智慧字型設計助理”

[徵才] 歡迎加入 justfont

justfont 是新世代中文字型設計暨推廣團隊,致力於培育台灣下一世代的字型設計力量。

To 優秀的大大

或許大大有聽過我們公司 justfont。金萱字體的那個 justfont。在推出金萱計畫時,我們曾經說過這十多年來,在台灣,字型領域太缺乏關注、投入,加上盜版的衝擊,讓台灣字型設計的體質非常薄弱,連帶影響大眾的設計意識,甚至淡忘了對設計品質的追求。因此我們立志要為台灣字型設計帶來新的氣象與風景。這並不是口號,而是 justfont 同事們每日努力的目標。

過去幾年,我們的確看到許多改變的契機。字型議題在台灣,相較從前,已經獲得相當的關注成長。
但我們每一天都在問自己:天花板在哪裡?下一步在哪裡?

有了知識還是沒人做字,所以我們推金萱。推了金萱發現還是只有那麼一丁點人會設計字型。雖然也不是說全台灣都要會設計字型,但這麼一丁點的力量,是無法推動產業的。台灣固然是小市場,但就連要創造好用的服務與系統,將字體知識與服務普及到總人口的 1%,我們都還有很長的距離要打拼。更遑論總有一天走出國際成為世界一流的字型品牌(😂)。

因此,我們需要更多優秀的人一起來打拼。在此徵求:前端工程師後端工程師,以及文案組社群媒體實習生

Continue reading “[徵才] 歡迎加入 justfont”

造字鼓勵元:想造字,我們挺你

造字鼓勵元:justfont 提供的中文字型設計獎助金以及火力支援,今年順利進入第二屆。

第一屆獲獎作品深度專題—日日新:摩登時代的字型提案

造字的路是艱困的。字海茫茫,看不到盡頭,必須下定決心征服。這段路還很孤獨,往往無人協助,也無人理解這個傻勁。但越孤獨就越不能沒有朋友。 justfont 願做及時雨,成為一位這樣的朋友。於是,我們推出了有史以來第一次的「造字鼓勵元」計畫,獎助有志於中文字型設計的在學同學。不僅提供財務補助、字體相關課程,更有專業設計師的諮詢與建議。

Continue reading “造字鼓勵元:想造字,我們挺你”

日日新:摩登時代的字型提案

日日新字體:摩登時代的字型提案

或許有點出乎意料,但從舊報紙廣告上,我們可以得知:今天我們熟悉的品牌,如箭牌口香糖、可爾必思、麒麟啤酒、吉列刮鬍刀、中將湯,早在日本時代就存於台灣民眾生活裡。而臺北城內,偶爾去去咖啡廳,點個輕食巧克力、喝杯啤酒白蘭地,也並非 2010 年代文青專有的享受。日本時代的人們就已經這樣做了。

聽說那已經是一個很「摩登」的時代。傳統農村社會劇烈變化,漸漸浮出現代社會的樣貌。20 世紀世界文明的快步舞台上,也能看到台灣的身影。只恨無法穿越回去親自體會。還好,有許多舊報紙留下來,讓 21 世紀的我們可以看到當時的生活樣貌。

對陳冠穎而言,日本時代最大的幾家報紙,如《臺灣日日新報》、《台灣日報》中的廣告就是這樣有意思。不只在於磨損的文句與插圖而已,老舊報紙上的字體彷彿也能折射該時代的氛圍。特別是常見於刊頭的手繪圓體,相當溫和柔軟,版面亦顯活潑。雖只是偶然發現,卻令他大感驚喜。

Continue reading “日日新:摩登時代的字型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