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字體武林尋找救贖與重生:臺灣道路體演化史

2017 年「臺灣道路體」概念問世後,就大受歡迎。隔年,設計師湯六還因此獲得金點設計概念獎標章認證。一切看起來再好不過。結果不久後他竟痛下決心,砍掉重練。從 2019 到 2022 ,以三年多時間,將道路體升級,目前是第三代。最近,他甚至辭去原本的工作,專心設計道路體。

很多人都有一樣的問題:「你這是何苦呢?」

現在 vs. 從前

幾次偶然的合作機會後,他都收到意見:道路體不是很好用。作標題不夠粗,作內文不夠細。要不然就是字體細節容易糊在一起、黑成一圈,版面也容易有種凌亂感。雖有濃厚道路風味,但無法作為專業平面設計使用。跟後來版本的道路體對照,便很容易能發現問題:

道路體第一代 vs. 第三代
道路體第一代 vs. 第三代

原先嘗試想要自己修正(也就是後來的第二代)但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又說不太上來。於是湯六只好抱著字稿來到 justfont 找之前一起辦過字體展的霞姐(林霞,justfont 字型總監)看問題。湯六說,看完後他整個人都暈了。原來天真地認為自己的作品夠 OK,但被圈了滿紙紅字,正說明自己與專業的差距。這才開始他這幾年尋求專業肯定的成長之路,也是正式踏進「字體武林」的開始。在這個武林中,他就是最菜的那位小學徒。

想讓道路體成為專業的平面設計應用字體,必須經過結構性大調整:筆畫粗細重新設定,大幅變粗,以適合多數平面設計的展示需要。文字輪廓也變矮了,比較能避免原本重心不夠穩定的問題。但除了這些,湯六一路上還踩了很多其他的雷。系統性整理這些「雷」後,還說不定可以成為字體設計的教材:

繼續閱讀 “在字體武林尋找救贖與重生:臺灣道路體演化史”

[徵才] justfont 2022 年度徵才


justfont 徵求前端工程師一名,以及字型處理工讀生一名。即日起開放投遞作品與履歷。以下是應徵的朋友們必須知道的說明:

To 比我厲害的未來同事:

就在疫情期間,justfont 默默過了 10 歲生日。就連我們都很驚訝:這樣的題目與事業,竟能走到現在,而且應該還能繼續好一段時間。

這間公司發源於一個創新:中文 Web font 網頁字型。原本還以為我們發明了 21 世紀最重大的中文字型突破,只可惜沒什麼人用。

我們猜說「可能是台灣真的沒什麼人在意字型吧」於是想了很多辦法刷出字體的存在感。寫文章、辦活動、開課程,想得到的都有做。幸運地開始得到一些關注,引起一些討論。

2014 年底,我們集結之前寫的知識文章,整理成專書《字型散步》,成為當年度暢銷書;不到一年,「金萱」群眾集資計畫創造世界紀錄。一直到現在,為台灣設計的新字型年年誕生,成為真實的街景。越來越多設計師想投入字型設計的行列,且都獲得相當熱烈的支持。

大致描述 justfont 的來歷,可以如此簡單。但開創這樣的事業一點都不容易。專業、認真、創意、聰明、嚴謹⋯⋯只是基本條件。若缺無可救藥的爛漫天真,還真無法熬過無人聞問,也不確定自己在做什麼的時刻。

我們首頁「更好的文字風景」就是句天真爛漫的話。不只畫一個字,而是要畫好每本書裡的字、整座街景的字、每個人手上的字。而當這些事情具備時,我們便有更好的設計土壤,也終將有更好的社會⋯⋯聽起來簡直是誑語囈語。但在 justfont,這就是行動願景。一群人天天努力,一步步使之成為現實。

為了讓它成為有能力造福更多人的公司,我們需要你。誠摯徵求:社群營運專員一名、前端工程師一名,以及字型處理工讀生一名。徵到為止。

繼續閱讀 “[徵才] justfont 2022 年度徵才”

減法先決:新一代綠藤標準字

標準字——顧客認識企業的第一印象,重要性不亞於 logo。對綠藤來說,這次的品牌更新直接省略圖案,將標準字作為最主要的識別,重要性更不言而喻。雖然已有了歐美知名品牌設計團隊操刀國際形象佈局,也選好了英文標準字體。但是中文的部分,畢竟還是找懂中文的人設計,比較安心。

綠藤的創辦人們直接找上 justfont,因此有了 justfont 首個標準字作品:

justfont 在 2020 年底執行的綠藤生機中文品牌標準字更新成果

繼續閱讀 “減法先決:新一代綠藤標準字”

與何佳興聊蘭陽明體

從「金萱」開始,許多人知道 justfont 的理念就是從台灣出發,創造字體的新局面。但 2015 的金萱募資只是個開始。金萱系列完工後,justfont 從 2018 年末開始發展「蘭陽明體」計畫,挑戰以全新的視角設計「明體」這樣日常而基本的字體。

在字體正式對外發表前,居家工作期間,與設計師何佳興線上聊天,請教他對字體的看法。

繼續閱讀 “與何佳興聊蘭陽明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