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志業,叫做字型設計

【工作生活家 x justfont】有種志業,叫做字型設計

寫過上萬字嗎?或許以前寫作業、寫報告時曾經寫過幾千字吧!可能到最後手指已經麻木、握筆的肌肉已經僵硬,後來越寫越不好看。

那你能想像要「畫」出上萬字嗎?有一群人的工作,就是不斷的畫字。

其實你認識他們的作品。小時候電腦課打開 Word、PowerPoint,在字型列表上一個一個試探,等著看同樣的文字下一秒會變怎樣。對許多人來說,這就是他們對字型的第一印象。

有點像用自來水,點個按鈕它就會出現。一般不會想到這些字型都是一群人默默打造出來的產品。

這群人就是「字型設計師」。

就像有工業設計師、廚師、服裝設計師照顧我們的日常生活所需,世界各地的字型設計師也默默為大家服務。

他們相對不受矚目,但一個國家的視覺風景:報章雜誌書籍、城市街道招牌等等,都被他們的工作成果深深影響。走在路上,很容易會遇到自己的作品,很開心,但旁邊的人可能不知道他在高興什麼。

漢字設計師通常會被世界各地的同儕投以欽佩的眼光。雖然每種文字設計都有自己的困難點,但漢字的工作量之大令人咋舌。

全部都是抖M

外表跟一般設計師沒什麼不同。通常都戴黑框眼鏡、穿黑色衣服。髮型很特別,臉很臭,男生可能會留點鬍子。一般來說可以被理解為文青氣息。

相較特別的地方是他們常說自己的人生是黑白的,而且還很 enjoy 這件事。(也就是俗稱的抖M)他們也不算開玩笑。因為在這個領域,好好拿捏這兩種顏色的形狀是成功的關鍵。

一般人看字,看到的是資訊。對藝術設計稍有興趣的人,看到的是黑色的線條。對專業人士而言,他們看的是黑與白的關係。

例如新細明體把筆畫之間的空白留得很大,是為了小字閱讀的清晰度;又例如當作路標、告示的字體「橫劃」加粗、筆畫間空白加大,方便人們在一定距離之外觀看。字型設計師的專業就在協調黑與白的關係。

字型設計師的專業就在協調黑與白的關係。

他們也繼承了傳統的工匠精神,以近於藝術家的態度創造人們生活之所需。有些堅持不足為外人道,例如同樣的曲線修了十幾遍,只是為了讓每個字的細節更統一,或更接近書法家的靈活生動。

原來是生態觀察家啊,我還以為是設計師呢

還有一個其他設計師很難理解的體驗,就是他們對自然萬物的理解與詮釋。

漢字很特別的地方就是部首組成整體。不論是台灣、日本、香港或是中國的字型設計師,都有一套對山水、木石、蟲鳥草的觀點。

以我們的總監霞姐為例,她典型的某天會像是:

0900-1030 調整人字部
1030-1200 調整水字部
1200-1330 吃飯、運動、午休
1330-1500 調整火字部
1500-1630 與其他設計師開會
1630-1800 綜合調整有問題的字
1800⋯⋯

justfont 字體總監林霞
霞姐與團隊討論字體

做漢字字型有點類似自然寫生與種田的綜合體。團隊裡每個人會被依照萬國碼(Unicode)分配一個「區」,例如芸珊這次專案負責的區剛好包含蟲部、鳥部;國庭這次 carry 水部、寶蓋頭⋯⋯等等。除了要有耐心把字一個個做好做滿,也還要在美感上通過自己、還有總監這一關。

團隊會約定一個檢核點,做完被分配的「區域」後,一起跟總監開會。沒錯,這就是霞姐的一天中比較令人費解的項目:原來字型設計也需要開會。

比如說我會跟同事講「這一筆要硬挺一點」,那「硬挺」到底是什麼意思呢?這就是要開會去深入溝通的地方了。

justfont 字型設計總監 林霞

來看懂字打字三分鐘,總監霞姐帶你懂字來跟風

視覺很難用語言描述,有什麼要修改的,通常要一邊用筆尖去指不夠好的地方,一邊畫出建議的樣貌。類似電影、音樂、戲劇等等需要團隊合作的藝術領域,開會的目的是為了協調個人在美感上的差異,負責統合美感的人就是總監。

與書法、標準字不同,台灣使用的漢字字型包含更多元素:標點符號、項目符號、特殊符號、注音符號、全形半形歐文與數字、西里爾文字、希臘文,以及至少一萬多個佈局各異的漢字。

這些元素之間又還有直排、橫排等排版上搭配協調的議題。再加上不同粗細之間的風格統合,讓這個任務更具挑戰。能熟悉任何一項已經是很資深的設計師,而字體總監必須要十項全能,通透每一項目的,並作為美感與品質的最後標準。

雖然台灣設計科系學生滿街跑,招牌砸下來都會不小心砸到平面設計師,但​​我們估計,台灣職業的「字型設計師」應不超過六十人。justfont 團隊只佔其中的五位,其餘多為大廠如華康、文鼎工作。這還只是最廣泛的估計。

但是,如果只談可以獨當一面掌握漢字、歐文、符號以及字符混排的「字體總監」,全台灣則不超過十人。

有些人把關很好,更多人參與會更好

字型設計
芸珊調整著進行中的金萱那提

字型設計是很困難的事情,考驗設計師的技藝、心智與耐心。這或許也是相關從業人員這麼稀少的原因。

五人字體設計團隊的 justfont 花了 3 年,才製作完成金萱家族,但只有金萱,仍然不夠用。我們還有太多設計需求沒有滿足。對台灣社會的需求而言,產業上的玩家實在過於稀少了。

(我們還有什麼字型可以做:字體的新年新希望

自從金萱計畫問世後,justfont 團隊認識了更多有志於字型的設計師。不論是從「造字鼓勵元」(justfont 提供的字體設計獎學金)出發的「日日新」、正在積極造字,準備開放募資的「凝書體」,或是在 2018 婚姻平權運動展露頭角的「激燃體」,都是令人期待的字體新秀。

培育具有設計字體能力的設計師,是條漫漫長路。需要經過長時間的輔導、幫忙,才比較能確保他們的「存活」機率。否則,為了生計,這些也具備同樣優秀視覺設計力的設計師,也只能努力接案賺錢養活自己。

這不是容易的事情。如果你問這些人到底為什麼要傻傻的來做字,每個人可能都會給出類似的答案:

為了什麼?

因為這是一件有價值的事情。

有價值可能不代表可以立刻賺大錢。如果你是為了錢而工作,通常不會選擇這種行業。如果想要發大財,世界上還有許多選項。

過去兩年,justfont 在年終都有一份回顧問卷給同事填寫。一定會特別問到「對這份工作的感想是什麼?」同事們的回答都很類似:我們在做一件很有價值的事情。

雖然不能立刻看到成效,但對未來有很大的影響,點滴累積,讓產業更好。覺得自己身為一份子是很榮幸的事情。

我覺得走在路上看到自己設計的字,是字型設計師最有成就感的時候,因為自己的作品變成路上的風景嘛。特別是當你停下來仔細看,還是覺得呈現效果很完美的時候,那前面怎樣撞牆也都沒關係了。

justfont 字型設計總監 林霞

到底是哪一點值得我們感到榮幸呢?那是因為在 justfont,沒有人只把字型視為字型列表上的一個效果選項,或是一件普通的數位商品。

我們深深知道自己在設計「視覺纖維」,是各行各業的人用以溝通的工具。這個國家的文字風景,是我們大家一起造就出來的。不論好壞,字型都是一切的源頭。

對我們這些人來說,工作與生活息息相關。我們的工作成果,直接影響你我的生活品質。字型設計也不只是一份謀生的職業,更是志業。不只是為了下一餐飯而努力,也為了台灣更好的文字風景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