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重宣佈]
jf 之友計畫:凝書體


「凝書體」是施博瀚設計,由 justfont 深度參與的字型創作計畫。經過將近兩年的準備,「凝書體」準備在 2019 年 4 月 29 日晚上,於嘖嘖平台開啟群眾募資。

從 2018 年中開始,施博瀚直接進駐到 justfont 辦公室,重新整理原始的設計概念。小至筆畫造型的重新設計,到整體架構品質的調整,讓字體更為成熟。至今漢字與歐文已累積製作逾 2000 多個字符。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深刻感受他做完整套字型的誠意與決心。誠心推薦之外,也與大家分享「凝書體」一路走來的故事。

2017 年 12 月,施博瀚以「凝明朝体」獲得金點設計概念獎首獎。這是第一次有字型提案在台灣主要的設計獎項中獲得最大獎。評審大贊,「凝」有懷舊、緩慢的感覺,容易讓人靜下心來。施博瀚精心設計的應用示意,更讓人對這字體有更多想像。一般人若要形容它,應該會講它是個有「日系感」的字體,也會聯想到素雅、高端的品牌包裝。

但說到這個字體發想的由來,卻簡單的不可思議:擠牙膏的時候、蛋白霜打發之後所看到的倒鉤,竟然就是它註冊商標的造型來源。橫筆尾巴像乳霜一般勾起,不是傳統的明體結尾,多了創作者自己的巧思個性在其中。而這樣的創意僅是來自生活上的小片段。

行走江湖,平面設計有很多路數,但施博瀚獨鍾簡單的事物。就連生活也很簡單,平常最大的興趣是逛超市的外國零食區。貨架上,最吸引他的東西大部分都是來自日本的產品。如果問他「日系包裝好在哪?」回應會是「很簡練」。

原味即是美味

知道彩虹漸層的做法、也知道怎樣使輪廓發光、怎樣投射陰影,卻沒有排版基本觀念,不知道怎樣取捨,做出來的東西很可能就是長輩圖⋯⋯我們的教育很可能讓一般學生誤以為會使用越困難的軟體特效,就等於會做設計,而忽略每一樣材料都有它的特殊性。

他說,台灣很多產品包裝喜歡學日本,學的方法是一定要使用日文假名,但這個假設是錯的。日本產品包裝的精髓不是給它加上很多裝飾去讓它引人注目,而是要專注表現事物最美好的地方。

「如果我要設計一個字體,也應該要像這樣子。」

如果一般認為的美是在博物館、美術館、高端的國外時尚雜誌裡才能找到,那麼施博瀚認為的美就是在「每日生活的物品中」本該能找到的,一件事物最原始的美好特質。

可是大眾對美好的原味卻很陌生。就拿台灣最經典的早餐店來說好了,方便之餘,也有許多調味料。又油又鹹,或是糖分太多,對身體(或至少是身材)的幫助不大,也不一定好吃。

不只是味覺,添加物太多的問題也發生在視覺環境中。知道調整彩虹漸層的做法、也知道怎樣使輪廓發光、怎樣投射陰影,卻沒有排版基本觀念,不知道怎樣取捨,做出來的東西很可能就是長輩圖。

但年輕人喜歡取笑的「長輩圖」並不是長輩的專利。我們的教育很可能讓一般學生誤以為會使用越困難的軟體特效,就等於會做設計,而忽略每一樣材料都有它的特殊性。畫面上所使用的材料或許都很刺激感官、很有表現力、很有味道,但當我們以為每一味都是重點,其實等於完全沒有重點。沒有秩序、沒有主軸,沒有任何一樣東西原初的美麗被妥善的展現出來。

以字體來說,現在台灣的設計教育很少強調字體的關鍵角色。它不只是資訊的載體,更同時是構成視覺的主角。只要留適當的空間與舞台給字體,字體的質感便直接成為了作品的質感:不需太多調味料,原味即是美味。

難得一位平面設計師起心動念要做一款中文字型,施博瀚便希望凝書體是「一用即美」的字體。他想用凝書體告訴大家,如果每個用字體的人,都是因為認識一個字體進而喜歡它、善待它,那「更好的文字風景」便指日可待吧?


平面設計做幾個字,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嗎?

但簡單的願景實現起來不輕鬆。凝書體的概念起源很簡單,也希望以後大家用了凝書體後,只需要簡單的版面編排,就會很美。但初步做完兩千多個漢字與歐文之後,施博瀚最深的體悟是:字型設計「絕非是一件依靠興趣即可成就一切的工作」。

不過,平面設計師做幾個美術字,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嗎?

像施博瀚說的一樣:一套能讓電腦排版的字型,要「為字癡迷」才做得來。它不像平面設計,有立體、陰影、色彩、漸層,只有最基本的造型與構成。面對只有黑與白的世界,設計師不但不能感到無聊,還要為此津津有味。正因如此,一般人很難理解字型設計師為什麼會投射這麼多寄望與感情在作品上。

更何況,字型設計是一門艱深的專業。要斤斤計較於最細微的視覺平衡,與最不起眼的曲線變化。怎樣的筆畫造型可以在字體小的時候也很清晰?怎樣佈局可以讓字更不容易被看錯?要怎樣才能統合上萬字的風格品質一致?目前台灣並沒有學院可以有效的培訓這門專業。

就算已經有基本的能力,設計師專心做字就夠燃燒生命了,遑論其他環節:品牌行銷、軟體封裝測試、發佈字型、一定程度的版權保護……一個產業鏈才能成就的事情。只有一位設計師自己來,就算可以盡善盡美,也未免實在太過勞了。有沒有方法讓設計師專心創作就好呢?

這就是 justfont 與施博瀚合力推出新字型計畫的理由。

jf 之友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深刻感受博瀚做完整套字型的誠意與決心,兩者或許才是完成一套好字型的關鍵。凝書體(原凝明朝体)的創作實在不能說一帆風順。但博瀚都沒有放棄,反而充滿耐心,投注很大的感情,一字一字地實現當中,而且越來越成熟。我們非常看好,也必定會幫助他走完最後一哩路,讓凝書體走進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小團隊的彈性、速度與凝聚力,是 justfont 非常重視的企業文化。可預見的未來幾年,都不會積極的招募新正職夥伴,也會專注在字體文化的推廣教育,以及創新字型的開發。

但要達成「更好的文字風景」,恐怕不是只有我們十多人單打獨鬥就做得到。還好,這一路上我們認識了許多優秀的朋友,可以一起為這個願景努力。我們把這些人叫做「jf 之友」。

justfont 與施博瀚的淵源可以追溯到 2015 年金萱募資結束之後的事情。當時看到金萱計畫的成功,他滿懷熱血來應徵字型設計實習生。他交的應徵資料顯示已經很有設計字體的天份。只可惜修課較多,能配合的時間不如預期,最後沒有錄取。還好他不但沒有放棄設計字型,後來還參加了 justfont 開設的字體課。

2018 年初舉辦的「島:字型提案概念展」,是 justfont 字體課結業同學階段性的成果展。凝書體當時就已經在展覽亮相,獲得很好的迴響。許多人都對他精心製作的展示模型印象深刻,念念不忘字體優雅精緻的樣貌。大概是在那段時期,我們一邊籌劃展覽,一邊也討論著如果要以群眾募資使這個概念成為現實,需要什麼樣的準備。

從 2018 年中開始,施博瀚直接進駐到 justfont 辦公室,重新整理原始的設計概念。小至筆畫造型的重新設計,到整體架構品質的調整,讓字體更為成熟。至今漢字與歐文已累積製作逾 2000 多個字符。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深刻感受他做完整套字型的誠意與決心,兩者或許才是完成一套好字型的關鍵。

從一開始,凝書體(原凝明朝体)的創作實在不能說一帆風順,但博瀚都沒有放棄,反而充滿耐心,投注很大的感情,一字一字地實現當中,而且越來越成熟。我們非常看好,也必定會幫助他走完最後一哩路,讓凝書體走進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凝書體即將從概念成為現實,邀請您關注、支持凝書體的發展。如此一來,您不但能將優雅的凝書體運用在自己的計劃上,更能支持年輕一輩設計師繼續創作優質的字型。

凝書體將在 4 月 29 日晚間上線,歡迎啟用第一時間上線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