粿仔:香Q美味的字型提案

第五屆造字鼓勵元獎學金計畫,首獎得主王芝懿以「肥肉體」的提案進行輔導計畫。從一開始六個概念字樣,經歷六個月的時間,完成階段性的里程碑,延伸到兩百個字,並且給它新的命名:粿仔。

這是一套寬扁、厚實、溫潤的明體,以傳達食物的美味為訴求。企圖在目前台灣明體市場空缺,填補不一樣的字體風味。

本篇紀錄芝懿在輔導過程遇到的字體設計問題,分享她如何收斂筆畫造型、讓字體變得更有份量、更具有書寫韻味,逐步完成一套概念字型的提案成果。

設計師的個性、喜好、生活經歷會反映在作品本身,設計出「粿仔」究竟是什麼個性的設計師與生活體驗?

熱愛字體與美食

芝懿畢業於銘傳大學商業設計系,熱愛字體設計,在學校曾擔任標準字課程的助教。在面談過程提到自己生活方式很隨性自在,不是特別喜歡整理和歸納。相反的是,在做設計的時候會特別重視流程和方法,她表示可能是邏輯不是很好的關係,在設計中特別想補強這點。

希望作品有邏輯、統一,有系統、實用。如果能將這個習慣應用在字體設計,應可說已有製作字型的心理準備了。因此,芝懿期待參與造字鼓勵元計畫,學習業界的設計方法與流程,精進設計能力。

芝懿的標準字

芝懿最喜歡的休閒活動是走路。在台北市裡散步,觀察路上的招牌和路標。這些觀察經驗也變成她設計標準字的靈感。此外也喜歡品嚐美食,特別也會觀察餐廳、菜單使用的字體。有次參與餐廳的標準字設計,她想以寬扁、對比大的明體風格創造傳統又美味的氛圍,卻找不太到合適的字型。

於是她想:能否做出一種字體,光看了就令人食指大動?她便開始做功課,探索市場上有無其他類似的風格。前置研究之所以相當關鍵,是因為它能初步歸納印證是否風格獨特且實用,以此標出市場定位,才有發展成一整套字型的可能性。

找到定位,最重要

想要達成視覺上的美味可口,芝懿認為「寬扁」、「極粗」、「筆畫對比大」的「明體」應該能做到。芝懿於是搜集比例寬扁的明體樣本。例如:造字工房的松風體、云宋體、文悅心恒古雅宋、方正的復古粗宋、華康黑檀古籍,也包含了第三屆造字鼓勵元首獎劍蘭的字型提案。

她也在發想期間也蒐集標準字、早期的美術字作品,考究其細節所呈現的感受。初期發想流程大致是:先繪製草圖揣摩造型,再將草圖放至電腦中繪製成向量檔案,慢慢將概念落實在視覺上。


最初的版本是指定投稿字樣「戴口罩勤洗手」。份量厚重,筆畫造型與印象中明體俐落的刀刻感有所不同,反而是圓潤的手感細節。寬扁造型帶來敦厚的感覺,圓潤的造型細節親切可愛。


投稿造字鼓勵元的指定字樣

初期版本概念已明確,但芝懿仍感覺「份量」不達理想。再者是筆畫造型與字體本體沒有融合感,顯得像拼裝車。隨著字數越來越多,設計師必須面對更多變的字體結構,筆畫造型的設定就會面臨挑戰。若「有趣的」造型特色越多,融入在不同字上難度也會變高。這就是標準字與字型設計的差異。

初期發想的造型設定受到挑戰,所以需要在造型特色做適度的收斂,讓字體保有特色也能符合字型規範。於是芝懿大幅調整原本的筆畫造型,讓細節特色更少,才能被套用在更多延伸的字樣上,才能讓這套字的風格越來越明確。

不同時期的版本的變化

學習中的挑戰

學校畢竟沒有教字型怎麼設計。雖然有製作標準字的經驗,但想要有專業的表現,最終還是得要學習專業的手法。其中,錨點怎麼下、空間如何分配,以及要如何「有韻味」⋯⋯都是專業的設計考量。

錨點的下法影響造型一致性

字體要讓人覺得是同一套字,應留意視覺大小、筆畫粗細的灰度感受,以及筆形細節所營造的氛圍。芝懿初期碰到筆形不統一的問題,其中關鍵在「錨點」的下法。

例如:橫筆的起筆的錨點下法,先前的作法不容易調整筆形的寬度、曲線,使整組文字達到一致的美感。所以我們建議右邊調整後的下法,可以保有調整彈性,也可以創造細節;點造型的貝茲曲線調整前,造型看起來有些生硬,但增加錨點後有更多調整的彈性。

橫筆起頭的造型的錨點調整
點造型的錨點調整

字型設計師花很多時間思考錨點數量是否合理:太多使調整更困難,太少則影響曲線弧度的表現細節,減少韻味。為了達成產品的一致性,甚至要規範特定參數,讓每位設計師製作時的細節都一致(例如:金萱那提圓弧的設計 )。專業與業餘設計品質高低,往往就差在這樣的細節。

字腔調整提升辨識度

另外,如前述:芝懿一直無法達成理想中的份量,因為若將筆畫一味的變粗,可能影響辨識度。擔任這次指導老師的國榕,建議她幾個「偷空間」的方法,讓整體粗度增加,同時卻保有辨識度。

例如:「愛」、「糬」、「沒」,撇筆與捺筆有做「斷筆」的處理,讓交疊的部分錯開一些,字腔(筆畫內部的白色部分)可以更為清晰可見;「配」、「點」、「風」豎筆,往內部豎筆畫收細,原則上外部筆畫較粗,內部則收細,確保足夠辨識的字腔。

撇捺錯開、豎筆減細的調整

確保字體的辨識也需考量筆畫粘黏,例如:「也」的勾筆原本黏在一起,調整架構後,勾造型便有凸顯而出,辨識度更佳;「龍」、「鷹」橫筆畫較多,外圍的筆形會受到擠壓,點埋入筆畫的位置和深度也會影響辨識度,修改過後點的造型讓字體的輪廓更清晰。

調整筆畫沾黏讓字體更清晰

揉合造型與書寫感:漢字的韻味

芝懿回顧自己初期的版本字樣,每個字都符合設定的筆形規範,卻像在拼裝,她形容「沒有生命的感覺」。有可能是以前設計標準字思維影響,標準字設計處理文字造型的邏輯比較圖像化,缺乏漢字的書寫美感。

例如:肥肉體的勾造型是幾何的圓,無書寫感。但演進到粿仔後,可以感受到厚實的勾筆造型。像是「小」勾筆的飽滿度,「肥」、「也」、「戴」、「它」往外勾,明顯與肥肉體的版本有很大的不同。

將自然帶入書寫感帶入文字表現,並不是一開始就能掌握到的。芝懿説:大概做了九十字左右,才慢慢摸索出理想的造型。

比較前後期的書寫感

而所謂漢字感也不止表現在筆畫造型,框架輪廓也會有影響。在第四屆鼓勵元首獎分享會中,芝懿聽到「半熟」字體設計師張維中的解釋,讓她領悟到每個字面的輪廓不是一個矩形,不一定要把每個字的筆形撐到滿,保留每個漢字原本的該有的造型輪廓,並適當的彰顯出來。

比較前後字面的差異

粿仔命名由來,串連視覺與味覺

粿仔的筆形設計

創作過程進入後期,芝懿也慢慢沈澱對於作品的看法,試著重新思考字體的命名,與自己的生命經驗連結。芝懿喜歡品嚐美食,發想理念也與吃有關。

由「濃厚」、「醇厚」、「份量感」,細節則有「溫潤」質地,於是命名時列出「好吃」、「圓潤」、「厚」、「暖」等關鍵字。也有設計師看了提案後想到是個「香」的字體。若回歸初心,以食物傳達這種感覺,可能是什麼食物呢?

芝懿起初聯想到濃厚的奶製品,出現「奶霜」、「奶油」、「奶蓋」的關鍵字,但總覺得好像沒有交代到傳統的氛圍與香氣充分的感覺。又想了一陣子,有 justfont 同事提議到關鍵字「粿」來反映扎實、香Q的質地。芝懿覺得非常適合、很喜歡,最後以台灣傳統的「粿仔」點亮她字型提案的靈魂。

白米磨碎加水蒸煮,煮熟後切成薄條,扁扁的粿仔,可依照個人喜好加料炒食或煮食。與其他食材搭配有高度的彈性,具備飽足感與份量,吃起來非常Q彈滑嫩。口說無憑,「粿仔」其他字型搭配使用,真的看起來有香嗎?芝懿示範幾款應用,讓大家想像字型的應用情境。

粿仔字體展示
Logotype 應用情境
商品應用情境

心得分享

這次的導師是在 justfont 擔任字型設計師及講師的國榕,教學風格尊重設計師的想法,通常是藉由大量的討論和示範,了解設計師理想的字體風格。

芝懿提到自己並不是特別有耐心的人,但被國榕老師的循循善誘的教學所感動。即使詢問基礎的問題,還是會逐步說明清楚,有耐心地示範,讓她能理解問題。國榕則提到芝懿是一個願意聆聽且不怕嘗試的設計師。雖然在造型設計前期,芝懿花很多時間摸索。但後期字數變多後,漸歸納設計流程與方法,就創造出讓專業人士也感到驚豔的作品。

初期字體討論的紀錄

回顧初期的字稿和後期的成果,可以感受到字體的品質提升,不管是灰度、筆形細節、一致性,整體也越來越成熟。雖然從六字到兩百字已達成階段性里程碑,但距離商業化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字型設計是一條孤獨的道路,若期待「粿仔」將來有天能出現在生活周遭,請持續關注芝懿的創作

justfont 造字鼓勵元徵件時間,約落在每年的六月到七月間。2022 年徵件計畫也開跑了。有志於學習專業字型設計的同學,歡迎投稿「第六屆造字鼓勵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