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捷運指標不可以用康熙體?

眼尖的民眾發現,justfont blog 在 2014 年 04 月 01 日愚人節這天發佈的這篇文章完全是假的。

d1

愚人節快樂

(雖然我們花了很多時間 ps 掉原本的字體,但還是有許多破綻。)

(但也還是有人相信了,謝謝大家;也在此向受騙上當的民眾以及北市府、捷運局、捷運公司深表歉意)

d3

愚人節快樂

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捷運指標使用了康熙字典體會引起這麼可怕的眾怒呢?看來不僅是設計師,各行各業的大眾多少都認知道了「現代設計」的精神。

其實相同的疑問可以是:為什麼車廂中的地板是白色光滑的?為什麼是日光燈而不是浪漫的吊燈?扶手為什麼是鋼製的?椅子為什麼是塑膠的、光滑的?為什麼不可以佈置得跟維多麗亞時代一樣,使用皮椅、木製扶手、油氣燈,字體使用油漆字?

D4

現代設計的每個環節都盡力摒除經過設計的感覺,
讓使用者毫不自覺地使用一個經過設計的系統

不論是燈具、椅子、扶手,都是設計的細節,而且都在現代設計的理念下呈現出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樣子。字體作為「資訊」的具體形象,其實本身就具象化了現代設計的理念:中性、沒有多餘聯想、形隨功能……等等。

重點是,這些完全會讓你習以為常,完全沒注意到任何「設計感」,因為一切都是那麼自然。

這就是所謂的時代感,這是現代設計,尤其是用在大眾運輸系統上,最重要的指導原則之一。這也是為什麼用康熙字典體(這種古代生物)取代文鼎粗黑會讓很多人跳腳的原因。

友站 Type is beautiful 曾經介紹英國倫敦地鐵設計官方字體時,其主管 Frank Pick 非常要求的理念:

這種字體必須「準確地反映我們所處的時代」,能「讓乘客快速無誤的閱讀」。字母就算被用作單一符號(即:無上下文對照)也必須能清楚辨認。而且,這種字體要有「系統性」,必須要能與周圍的廣告文案等無關系統的資訊清楚的區分。

順帶一提,以上這段想法出於 1901 年。早在 100 多年前西方就開始注意現代的大眾運輸系統內的指標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指標是建築物、車廂內最能聚集目光的設計物,所以說它作為一個運輸系統的「門面」再適合也不過。

Johnston Sans 用在 1916 年地鐵和「藝術與工藝展覽」的海報(圖:AG’s ARTIN Design Blog

使用康熙字典體作為指標系統,一方面沒有現代設計所要求的時代感,二方面它給人的情感聯想過於豐富,這不是一個功能性為主的指標適合採用的。三來,也是很多朋友注意到的:發光的指標,會吃掉康熙字典體的很多細節。再者,康熙字典體的破損也讓它難以在功能性用途上派上用場。超剛黑體基本上也是一樣的道理。

6

沒有經過特殊調整的明體字,細節會被光線吃掉許多,造成閱讀困難。
更何況是直接掃描紙本的康熙字典體

其實臺北捷運已經是世界上最好的捷運系統之一了,它乾淨、舒適、安全、可靠。只是如同之前所提過的,它的指標系統還有許多地方沒有統一,呈現出指標系統應有的系統性與層級性。這是臺北捷運(在邁入世界設計之都的同時)需要更改善的地方。

最後,給愛用康熙字典體的朋友:字體是現代設計的門面,它代表你想給人的形象,用之前請再三斟酌。

延伸閱讀

字體設計講座,團購票優惠中

發表您的想法

comments

About Winston

蘇煒翔,也可以叫 BBC。喜歡聽故事與說故事,同時是字體愛好者。justfont blog 編輯。2014 年與柯志杰合著《字型散步》,並在 2015 年擔任 jf 金萱字型家族募資專案負責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使用者經驗設計, 導航與標誌設計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